面对人生选择,你为什么会那么纠结?

来源:转载时间:2016-03-07浏览量:122

生活中,纠结与选择相随,无处不在。选择中,时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每件事情都有一个决策的窗口期。有时转瞬即逝,来不及做选择,就有了结果;有时却要忍受纠结的痛苦,慢慢熬过无可奈何的时光。而一旦把选择权交给时间,就开始向命运缴械了,说到底,都是心无定见的逃避。

  主动选择,确实不那么容易。正视纠结,是解决纠结的最重要一步。

  被推出去的纠结

  徐莹是一位优雅的女士,从穿着举止上看得出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她是一个30岁的母亲,儿子一岁多了。

  咨询信息表上显示,她在一家外贸公司做财务,目前正处于准备离职的状态。主要的职业困惑在于:离职之后,下一步该如何发展?

  这样的困惑,是源于对能力的不自信,还是有更多的期待呢?

  咨询的时候,我们先聊了徐莹的职业经历。

  徐女士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同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工作内容并不复杂,待遇很好。于是,在职业的幸福度得到很大满足的同时,内心的成就感有些不足,总觉得自己的能力没有提升。慢慢地,这样的成就感不足就变成了心虚,总想换个更大的公司尝试一下,但是投出去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这就加剧了那种对自己能力的不安。

  内心虽有不安,但工作毕竟安逸,还能照顾家庭,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加大了她对工作的依赖,越来越逃避那种内心的不安了。直到有一天,老板宣布公司将要被收购,所有的老员工迟早都要离职。虽然她因为工作关系,可以延迟一年,但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

  把自己逼出去以后,机会就出现了。一个机会是原老板推荐的,继续在另外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做跟单。另外一个机会是一个朋友推荐的,是去一家培训公司工作,做组织管理。徐莹的纠结就在于这两个工作怎么选,哪一个工作才能让自己更有发展呢?

  看重什么

  这是两个看上去并不相关的工作,不相关工作的相关点就是每个人看重的价值。所以,工作选项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事人怎么看这些选项。

  在描述两个选项的时候,徐莹明显对继续在外贸公司工作有点“嫌弃”了,她担心自己还会出现之前的工作状态,能力没得到提升,安逸的工作让自己越来越缺乏价值。趁现在还年轻,她希望尽快提升自己的能力,可以拥有一份让自己有发展的工作。

  咨询进入关键点了,来询者已经展开了她自己的生涯地图,咨询师此时只需保持清醒、觉察、好奇,像一个见过无数迷宫的智者,来到一个院子里,和院子的主人一起探索院子的奥妙。

  接下来的咨询,我一共问了五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工作算是有发展呢?

  这并不是一个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我关注的是徐莹的看法。

  徐莹说:“一个有发展的工作会让我的能力有提升,能够不断获得成长,而且能满足成就感,工作的环境和氛围也不错,同事之间能够相互支持。”

  “你希望提升的能力具体指的是什么?你希望获得什么样的成长?”我要帮她更加明确这个诉求。

  “就是一种自己的职业价值不断增加的感觉,我的简历会让我升值。”看上去,她对自己的职业诉求蛮清晰的。

  那么,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会在外贸和培训公司这两个选项之间纠结呢?

  纠结之处,必有诉求,有趋有避,想得难舍。

  徐莹说,在培训公司的工作,主要是负责一个高端培训项目的运营,持续稳定。这份工作的最大价值就是平时可以接触到高端人脉,学员都是优秀的职场人、企业家,相信自己会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但徐莹也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份工作的薪水不高。而另一份在外贸公司的工作呢,薪水也比现在低了些,但好歹是在同一个行业里做,熟悉些,没有什么切换成本。

  在讲理想状态的时候,能力提升、成就感、同事团队是主要要素,可是一谈到纠结,决定因素马上就变化了,经济报酬、社交关系、稳定性都出现了。

  我把这些呈现给徐莹看:经济报酬、职业发展空间、同事和团队关系、稳定性、社交关系。然后问她:“哪些才是你真正想要的呢?”

  要素抽象出来,纠结就显现出来了。徐莹有些犹豫不决。

  我挥了一下手说:“先不着急做选择,我们再多说一些。”我知道,不管是抽象讨论,还是就事论事,都会让人左右为难。要么陷入假想的纠结,要么陷入具体的限制。这时候,需要在抽象和具体之间来回穿梭几次。

  我们一起对每个词进行了分析:你对这个词的理解?你期待的满意程度?每个选项可以多大程度地满足每一种价值?具体的情况是怎样的?

  这样来回几次,徐莹越来越清晰,同时也越来越纠结了。

  纠结什么

  火候到了,我要挥刀。

  第三个问题:如果不能尽如人意,你会如何割舍?

  我指着刚才罗列的几个价值,问出了这个有点残忍的问题。徐莹有些意外,但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只是显得有些纠结和无辜地问:“一定要舍弃吗?”

  我又指了指选项:“我们只能看着选项来说话,在出现新的选项之前,如果一定要选择,你会怎么选?”我缓和了一下,“也不必纠结,这只是你现在的选择,未来我们要创造出更多的选项。所有你期待实现的价值,我们都可以分步骤来实现。你现在的选择说明,在这个阶段,什么对你最重要。”

  最后一句话很奏效,徐莹理解了。

  逐一舍弃后,留下了三个最重要的因素:经济报酬、升职空间、社交关系。我继续问:“这三个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徐莹说:“如果有了升职,经济报酬自然也多了。”

  我却看出了矛盾,抽象起来怎么解释都可以,但是到了具体的选项,三种价值被两个选项所占据:培训公司满足了社交关系,外贸公司的经济报酬多一些,但是升职空间在两个选项里似乎都没有实现。它们并非完全一致,还得舍弃!

  徐莹有些不满意了:“这些都是我最想要的,我想清楚了。”

  “是的,这是你最想要的,我不能要求你舍弃什么,但是我们在做着排序的同时,也在做着准备。价值聚焦了,我们的方向才能明确。”

  在现实中,趋利是本能,而放弃需要智慧。

  于是,徐莹先是去掉了升职空间,又去掉了经济报酬。在她看来,经济报酬是能力体现的一种方式,她最希望得到的还是成就感。最后,徐莹说:“我希望在经济报酬和社交关系中有一个平衡。”

  我笑了,在被逼到死角的时候,纠结就无处可逃了。徐莹无疑已经处于职业发展期,经济报酬也不是为了满足匮乏性的安全需求。在她看来,不管是经济报酬还是社交关系,都与自我实现的价值链接,与自己的成就感链接。与此同时,她还希望自己有所成长,过得快乐一些。

  选择什么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选择就更明朗了。

  第四个问题:已经图穷匕见了,你对这两个选项真的了解吗?

  我先让徐莹对两个选项分别做了量化评估,把所有的五项价值都考虑进去。最后,徐莹选择了外贸公司。她说,虽然有些情况现在并不完全清楚,但是对外贸公司工作上的熟悉,让她更安心。

  我们做决策的时候,信息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能够在信息不完全的情况下做出选择。

  第五个问题:一切都昭然若揭了,看清楚一件事会让人心安,还是会让人失落?

  徐莹是安心了,但是并不满意。我问到具体的原因,她才说道:“从理性的判断来说,外贸公司是一个更好的选项,但是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培训公司兼职,特别喜欢团队内部的融洽和学习的氛围。所以,虽然做出了理性选择,但是依然不能安心。”

  我帮她分析,喜欢培训公司的工作,可能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兴趣,人们都会对一些自己从没做过的事情产生兴趣,这份工作未来的状态是怎样的,你是否会持续保持兴趣,这需要做一些职业调查。还有可能是因为价值,社交关系和团队氛围是你期待的价值。比如社交关系,因为你能接触到高端人脉,这会让你对于可能的价值产生期待。但是价值是需要交换的,对于人脉,你是希望简单认识,还是希望深度链接,这取决于你自己的价值,也取决于你工作的价值,这也需要你的思考。

  徐莹恍然大悟,原来失落背后有贪婪。所谓贪婪,就是对力所不逮的目标心存幻想。

  徐莹彻底安心了,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如何设计适应路径,如何寻找一些新的可能性,如何和兼职的工作告别。我们一起,很快把后续的计划列出来了。

  咨询结束时,徐莹总结说:“最大的收获就是真的弄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而且打破了之前的一些幻想。”

  纠结是一个机会,是一个我们认识自己的机会。生活总是会设置各种限制,让我们本能的贪婪无法尽得。如果我们被贪婪吞噬了,我们就会淹没在无尽的痛苦中,挣扎着抓到一些不能救命的稻草。反倒是在纠结中找到自己的人,会要的最少,也最坚定,他们是驾驭欲望的人。简单,即为快乐。

  如果再有些智慧,其实是可以两全的,只是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角色中获得罢了。知进退,晓取舍,乃两全要义。

  【转弯看见】

  面对多个选项的纠结,这么做取舍:

  1.分析每个选项背后自己看重的价值——既然纠结,必有所图;

  2.分析这些价值之间的关系,根据资源和自己的特点,安排不同价值在不同阶段的满足顺序;

  3.选出当下阶段最理性的选项;

  4.有什么办法可以兼顾未来的价值——给其他选项一个说法。

  文/赵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