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萌芽到疯长:在女权路上

来源:转载时间:2017-06-06浏览量:40
来源:微信公众号 国际组织实习生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0日

作者介绍:Anne

本科:英国兰卡斯特大学 媒体与文化研究

硕士:英国兰卡斯特大学 性别与妇女研究及社会学

工作地点:深圳市妇女儿童发展基金委

联系方式:anne_lancs12@163.com

 

Q1: 在英国留学时,作为一名国际学生,你有何感受?你会给在英国留学的国际学生一些什么建议? 

A我总说,到英国留学对我来说是一场改变生命轨迹的经历。我21岁来到英国,当时很迷惘,有的时候甚至很无知,总是活在自己小小的个人世界里。我来自一个政治上,应该说相对比较安静的国家(虽然我当时经历的很多个人世界的挣扎源于少年时期的心理问题),当时的我不太关心社会事件,也不太了解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把个人经历的麻烦与外界世界联系起来。而在英国学习的经历召唤出了我的女权主义灵魂,并让我能用学术知识和专业能力分析周围的世界——我开始发现问题在哪里、是什么,甚至可以去倡导可以促成提升人民集体福祉的社会改变。这对我来说,是英国给我最宝贵的礼物之一。 如果我要给国际学生建议的话,我一定会说:不要留在你的舒适圈内。相反,用好这个机会,和英国人以及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交谈,发现我们之间多么不同又多么相似,尝试用不同的视角看世界,努力理解彼此在这个全球社会中的位置。不管你在学什么专业——从国际政治到商业管理,从心理学到工程学——如果你尝试了解别的文化和人,这一定对你的学术生活、未来的职业规划和整体生命大有益处。

 

Q2:学习社会科学的学生的就业方向很广,你为什么选择到倡导性别平等的国际机构工作呢?

A: 如我在上一条问题中提到的那样——我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追求一个直接或间接地倡导社会公平的职业、努力将公众关注带到更边缘的社会群体身上,一直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作为社会科学学生的使命。虽然我不认为全球化一定是件好事,但是我们确实是生活在一个全球联动的世界中。国际合作对于社会发展,特别是对消除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其他社会不公来说尤其重要。因为通过国家合作,知识可以得到交流、彼此的状况可以得到比较,而资源可以在更大的程度上得到调动和整合。另外,我一直都特别享受在国际化的环境中工作——我为兰卡斯特大学国际办公室工作了两年,我从这份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另外,我热爱这样的一些时刻:在交流中,我能够发现,不管出身、文化背景为何,人类如此相似——我们都有情感、野心、自我性格;我们都有爱的本能。在一个国际化的工作环境中,我感受到了力量:这样的环境倡导联合,求同存异;它尊重员工,而不强调森严的等级——兰卡国际办以及妇女署都给到了我这样的舒畅感觉。

33a99bb13349ba16e6d5be339016bfef.jpg

和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一起支持联合国妇女署“他为她”性别平等行动。

 

Q3你为什么想在联合国妇女署实习呢?

A: 在我决定申请联合国妇女署实习岗位之前,我已经深入学习女权主义及性别研究三年了。我大部分的学习任务都是分析性和学术性的——所以,在毕业的时刻,像很多毕业生那样,我想继续加强我的职业技能、开阔眼界,并了解国际机构的工作方式。我相信以上提到的这些将很好地帮到我的职业发展。确实,虽然我目前的实习才进行到一半,但是我已经学到很多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联合国妇女署做了许多政策倡导方面的工作——这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部分。我想知道,这样的工作是如何进行的,尤其是针对《反家暴法》立法长达十年的倡导及政策游说——因为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一直是我的热情所在。来了以后,我才知道,专家们对《反家暴法》的实施十分关注。因为立法仅仅是一个开端, 要达到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无论是法条还是学术论点,纸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现实中往往会遇到挑战和机遇——而让现实中活生生的案例和抽象而精炼的发展概念进行互动,对我来说也是最有趣、也最有意义的事情。像这样有趣又有意义的事就是我想在妇女署工作的原因——简单来说,我想学习,并且奉献。

 

Q4:你在妇女署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A: 太多了!几乎所有事情都非常宝贵。我得到了关于运营国际组织的知识;我增强了我的职业技能,包括活动组织、写作与翻译、社交媒体运营、人事管理、采购及行政管理;我得到了以女权主义者身份工作的精神安慰——我终于得以将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相结合......但我会这么说:我学到的最珍贵的事是如何尊重并理解他人的观点,并在友好的讨论中达成相互的理解。在联合国妇女署,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和实习生们交谈。他们慷慨地为我提供了看待一件事情的不同视角及方法。即使我们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了解彼此的思路和理由,也是很有好处的。

 我发现我往往能从不同的意见冲突中得到更多信息和关于事件的真相。我曾经是一个总是对社会不公而感到愤愤不平、对大企业及财团抱着怀疑态度、甚至有时对精英阶层嗤之以鼻的愤怒的大学生。 通过几个月的学习和交谈,我明白,作为一个为社会公平而工作的人,我们需要激情;但是,我们更加需要学会如何合作、如何尊重彼此。我们需要做出最大的努力调动所有的力量,我们可以联合起来,而非因为事情意见相左而成为敌人。

b3d2697c72826f1b8faf14fbcdb98eb5.jpg

同胜于异。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人们有的时候会被狭隘的民族主义、地区保护主义和类似忠诚主义的意识形态绑架。这种意识形态往往容易使我们看问题不够客观,不愿反思和聆听,最终走向偏激。如果我们脱下这层东西,人类想要的东西其实非常相似——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友善的,并希望活在一个每个人的基础需求得到满足的社会中;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被爱。我希望用“他为她”这个倡导性别平等的全球运动的其中一条口号来做总结:“我们之间的共同之处,比我们之间的差异更强大。”

 

Q5你要对希望在妇女福利/权利领域寻求职业发展的年轻女性提什么建议?

A: 我想我会给出三个建议。第一,抓住每个机会来提高并加强你的职业技能。策略性地思考这个问题:你能为你未来工作的机构带来什么,是项目管理这类实操性强的技能吗,是所有机构都需要的优秀沟通技能吗,还是一种对信念的激情。 用头脑风暴的方式问自己我擅长做什么?然后,如果你感到在某个关键区域有所缺失,就想办法做点什么来加强短板——参加志愿活动、加入学生会、做兼职或者甚至开一个博客练写作,提高技能总是有很多方法的。

0f54063e18a78888df2932049acf3544.jpg

作者关注流动儿童(指15周岁以下,随父母或监护人在迁入地居住半年以上的未成年人),曾在深圳的工厂区观察流动儿童的生态,为他们进行暑假文化课补习和组织课外活动。

236d236897e71da486b81c605466a42f.jpg

孩子们歪歪扭扭的可爱文字。

第二,作为一名女性,可能常常被泼冷水。有人会认为因为我们的性别,有一些工作我们不能做、做不好。你可能还会发现,即使在妇女福利行业中,性别歧视仍然存在。做为一个女权主义者,不仅要挑战那些性别不公之事,更要以此自勉,做一个自信的人,为自己和所关注群体的福祉负责;不要被类似“女领导都特别颐指气使” 、“女人总是特别情绪化”、“女人要是能升职,肯定是跟性吸引力有关”之类的性别刻板印象打击到。另外,我们还要勇敢地为自己和其他经历性别不平等的群体站出来,为其发声,争其权利。

1.png

 

最后,你有时可能会发现,服务于妇女福利的你薪酬并不高,并且会感到疲累而且沮丧。 确实,在社会福利行业工作的人,薪酬都普遍不高;甚至应该说,这些辛勤工作的人们,他们的价值没有从物质意义上得到社会的认可。对此,我的建议是:尝试理解这是现实,并且一开始不要对经济上的回报抱有太大的期待。有的人可能会觉得你不像那些在金融/财经行业工作的朋友那样会赚钱,但是你自己要明白,你在做的事情是在质疑、并挑战这个社会分配资源的方式。我同样要用一句话来结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这句话来自我刚刚结束翻译的一本书——Gloria Steinem女士的《在路上:我生活的故事》:“......然后,就如同回答多年前无法解答的谜题一般,你会发现,这种变化来自于你很久以前播下的种子——然后你会以我们人类,这种群体性动物最需要的一种方式得到回报——你会发现,你改变了世界。”

 

下图为Anne独立翻译的Gloria Steinem女士的《在路上:我生活的故事》英文封面。本书也是Emma Watson和JK罗琳发起的“我们的共享书架”的第一本推荐阅读的书目哦~

2d6684752584b5af7fadcca36df5521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