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刘萌: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的年轻人

来源:转载时间:2017-05-31浏览量:53

 

【编者按】刘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2009届毕业生,本科毕业后进入会计师事务所,在税务咨询部门工作3年,于2012年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Regional Delegation for East Asia,简称ICRC)。现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最年轻的财务主管。临近毕业季,刘萌校友为学弟学妹们分享了自己在国际组织就业的经历和感悟。

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来了个年轻人

     —贸大毕业生在ICRC

刘萌

 

最近重温《傅雷家书》,却被傅聪的一句朴实的话所打动:“人生一共才几何,需要抓紧做一点真正的工作,才能问心无愧。”温饱之上,能思考,能做点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很荣幸得到年轻校友们的邀稿,也又一次不得不面对被学弟学妹们看做“成熟前辈”的现实。然而,窃以为我们这个阶段啊,还远远还不配谈“职业选择”这么大的话题,一点点的工作经验和生活阅历也是时运所致多过于“主动出击”。作为为数不多的在国际组织有着工作经验的校友,今天我的任务是为大家揭开“国际组织就业”这层神秘的面纱。

什么是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的人道主义机构。根据《日内瓦公约》以及习惯国际法的规定,国际社会赋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特权和法律豁免权,保护国内武装冲突和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受难者。这些受难者包括战伤者、战俘难民、平民和其他非战斗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以及190个国家红十字/红新月/红水晶会共同组成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运动中历史最为悠久且最负盛誉的组织,它也是世界上获得最广泛认可的组织之一,并在1917年、1944年和1963年三次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而红十字会的创办人亨利·杜南则于1901年荣获首届诺贝尔和平奖。

红十字国际委员在约80个国家有称为代表处的驻外机构。每一个代表处都是由一位在该国正式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处主任负责。在2000名专业雇员中,约有800人就职于日内瓦总部,1200名外派雇员在一线工作。约有一半的一线员工作为代表,管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各个国家的行动,而另外一半员工则是医生、农艺师、工程师或翻译等专业人士。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在中国、朝鲜、韩国和蒙古四国开展工作,1987年始建于香港,1996年迁往曼谷。2005年7月,代表处迁至北京。代表处的主要任务是促进社会各界了解并实施国际人道法,且致力于使各国政府、专家学者和各国红十字会熟悉ICRC在全球开展的人道和紧急应对工作。

为什么选择ICRC

我的就业轨迹在起初跟大多数校友一样,本科财会专业毕业,在继续深造和迅速积累工作经验中选择了后者,进入了四大。其实这并不算是个纠结和矛盾的选择,因为四大的工作环境和平台,就像是另外一种深造,从四大的工作和前辈身上,学到的知识远比书本上来得深刻得多。时至今日,我仍旧非常感激和珍惜在四大的工作经验,纵然辛苦,可是良好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习惯的养成,让人在今后的工作中收益颇丰。

四大三年学满,不敢谈学成,但开始渐渐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跟很多选择离开的人一样,我放弃四大专业性和工作强度都非常饱满的发展道路,开始寻求一家文化认同感强烈的新雇主。这时候在公开招聘平台看到了ICRC东亚地区代表处会计岗位的招聘信息,我便欣然前往。人们都说工作是双向选择,也许我是真的比较适合这里的工作 ,在同期拿到的薪水不菲的企业offer面前,我并未犹豫,笃定的打算在这儿开始“可持续发展”。

其实在换工作的当下,并没有太多主动选择和思考的机会,现在回头看来,选择了ICRC,更多的是选择了一种平缓发展的模式,一种工作和生活兼顾的节奏,同时也是一种更广阔的视野。财务本就不是一个有趣的工作,日日与数字表格打交道,充满了机械化气息。而加入了ICRC之后,我才发现了冰冷的财务数字原来可以温暖起来。

ICRC工作体验

  • 独特的财务制度

在ICRC工作这五年,我的工作内容由简入繁,虽然并不复杂,但竟然也到了“一言难尽”的程度了。说起来有点好笑,初来乍到,曾经觉得这儿的财务工作很简单,可时间久了却觉得,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却最需要时间去学习。如今,我的工作范围囊括了预算和报表分析、月度会计处理、费用审批以及其他人事和行政相关的财务处理等等。在看似并不复杂的财务系统背后,是ICRC发展一百五十多年来异常严谨的财务分析方法。再资深的财务分析师,若不能假以时日来学习和研读ICRC,恐怕也要对这貌若简单的报告无从下手。

  • 多元的工作氛围

抛开财务工作内容本身,更新鲜的工作体验来自于独特的行业背景和工作环境。正如上面介绍过的,ICRC拥有一定数量的国际雇员,他们每2到4年会轮换一个“战地”,以保证全球工作的统一性和中立性。这些国际雇员,每个人身上都是满满的故事,从伊拉克的监狱,阿富汗、叙利亚的战地到索马里海盗的枪林弹雨,这些人的故事不胜枚举。以至于我本想分享一两个,却不知从何说起了。

在这种多元的人员组成下,工作环境也变得更加宽容和人性化。大部分同事都在从事项目相关的工作,而我就拥有了“用数字换故事”的特权。他们永远搞不清楚我们复杂的预算和报表,而我总在追着他们要求各种分析和报告。他们是“写故事”的人,而我是“算数字”的人,我们共同的任务是让捐款人透过我们的报告读到数字背后的故事,继续提供支持,从而去帮助更多的人。日常繁复的财务工作有了这么一层精神意义,也不再那么乏味了。

  • 丰富的视野和体验

伴随着多元的工作内容和丰富的同事经历,是拓宽了的体验和视野。偶有几次,办公室的气氛是压抑的——去年12月17日,“遇难同事纪念日”,单位举行了默哀活动,遇难同事生前留下的影像记录让大家泪目不已。而今年2月初,ICRC又6有名工作人员在阿富汗被枪杀,会议室里,纪念墙下,全体员工再次肃立,连一向坚毅的代表处主任声音都哽咽了……

当然,更多的时候,工作环境是自由和轻松的。代表处虽然行政支出节俭,但年度出游和各种自费的聚会却不少,同事们趁机交流各国美食、美酒、习俗、文化,不亦乐乎!也借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Peter Maurer访华会见习主席的机会,我们得到了“跟习主席间接握手”的福利。

 

职业发展

客观的讲,在一定程度上,国际组织的职业发展轨迹较之于企业,是稍显狭窄的。但随着国内和国际就业市场的扩大,国际组织员工的职业发展道路也在随之拓宽。

对ICRC而言,组织内部会有较多的专业培训和交流的机会,加入ICRC后,我有幸参加了日内瓦的财务主管培训,结识了一帮世界各地的财务主管,他们来自阿富汗、巴勒斯坦、肯尼亚、委内瑞拉、埃及……这些光听名字都难以企及的地方,就这样走近了我的生活,留下一个个好友。我也曾出差朝鲜和首尔,尽自己之所长为他们的工作提供帮助和支持。正是在这样一次次走出去的交流中,我感受到了,工作之上的意义远远大过于工作本身。去年,由ICRC主办的“战争中的人道”大型展览在首都博物馆开展,看着自己成为了员工墙上的一块小小“砖头”,终于感受到了所谓“在工作中实现人生价值”的意义了。

当然,ICRC也鼓励像我们这样的“本地员工”申请成为国际雇员,获得更多外派去真实“战场”的机会。目前,中国籍ICRC国际雇员的数量还非常之小。较之于中国巨大的人才市场,比例明显是失调的,自2016年起,ICRC东亚地区代表处特意开设了总部人力专家岗位,旨在引入更多的优秀中国籍雇员加入ICRC国际队伍。

如何加入?

写到最后,话题只剩下两个还没有解答了:“国际组织适合什么样的人?”和“如何准备自己加入国际组织”。我想把这两个问题放到一起回答吧。

因为各个岗位对人才的要求不同,我想不能用“某一种人”来定义是否适合国际组织这个群体。就我观察而言,学习能力强、能快速适应多元文化、外语水平过硬,都会是比较好的竞争优势。当然,随着各个岗位需求不同,专业水平也必不可少。就ICRC而言,我们的工作语言是英语和法语,如果在英语之外能掌握法语作为第二外语,无疑对职业发展是大有裨益的。以ICRC东亚地区代表处为例,代表处虽然规模不大,但却不乏博士和名校高材生,跨专业跨语种的全能同事远不在少数。我深深觉得,能跟这群优秀的同事共事,是我的荣幸,也时刻激励自己谨记前路漫漫,勿忘求索。

由于工作内容的特殊性,ICRC目前仅招聘拥有不少于两年工作经验的专业人士。但对应届毕业生和在校大学生会提供一些培训或实习项目。例如,目前日内瓦总部就开放了法律部、公共传播支持、平民保护处和运动内部合作与协调部这四个部门多个实习生的岗位(带薪实习一年,2017年秋季上岗)。具体招聘信息可参见链接:http://www.icrc.org/zh/who-we-are/jobs

    附ICRC网站信息:

英文官网:https://www.icrc.org/en/home

中国官网:http://www.icrc.org/zh

(注: 本文作者特别鸣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WTO研究院;文中所有照片均由ICRC员工拍摄)